文言文福利:掌中秘戏

0

出自清朝沈起凤撰写的《谐铎》一书,《谐铎》共十二卷,本文出自第九卷掌中秘戏

本文在嬉笑言谈之中,告诫读者不要过度纵欲。

读文言文原文更有意境,不过为了大家阅读方便,还是花钱购买了微博@稗官野记 原创翻译的白话文,这也是我第一次为了买文言文花钱!

正文开始:

清朝·沈起凤《谐铎

黄帝御三干六百女而成仙”——这种说法最早在道书有写到, 被后人口口相传为采补之术。

商丘有一个姓宋的书生,喜欢研究长生不老的方法。他对于这种采补之术,深信不疑,于是找了很多女人,日夜嬲战。

有一天,宋生正和一个还未成年的处女在床上做爱,突然有个道士出现在他的榻前。

宋生大吃一惊,怒斥道士说:“哪里来的野道士,竟敢闯进我家偷窥我行房!”

道士笑着说:“男女之事,人之常情,你干嘛这么忌讳他人看?”

宋生非常生气。

道士又说:“如果你喜欢的话,我可以在手掌上布置男女交合的好戏供你观赏?”

宋生同意了,并请道士施法。

道士马上左掌摊开,手掌突然大如蒲扇,掌中并排摆着九张床,每张床只有一寸大小。

床上幔帐低垂,看不到帐中情形。只听见 帐钩清脆作响 和 床铺吱呀的声音,淫声浪语依稀不绝。

不一会儿,中间的一张床上床帐一动,伸出了一只女子的三寸金莲。虽然这只脚小得像虫蚁的腿一样,但仍旧可以看出布袜穿戴齐全。

又忽听见最右边的张床上有人说道:“姑娘可千万别学她一样矜持,快脱去衣服,躺在床上我们快活一下。”

另一张床有人咯咯的笑出声说:“你这姿势太也普通,如在腰下垫一个枕头,感觉会更好。”

而另一床有人说:“你们姿势太少,像我这样一会正面一会侧面才叫舒服自在。”

又听见一张床中有人说:“从正面进入毕竟压得难受,哪有我从背后插入来得舒服。”

四张床都有人争论,都觉得自己做爱的技巧强过别人,但最左边一张床却始终未发一言。

中间床铺中的男子撩开床帐,光着身子走到最左边的床掀开幔帐往里看,发现里面的男女肢体交缠,正在相互口~交。

男子拍手笑到:“怪不得不说话,原来嘴都占着呢。”其他人听见后纷纷说:“我们在这里各做各的,不如一起来做,互相观摩,共同进步!”

于是男人们各自把自己的女伴从床上拖下来,九名男子一丝不挂,阳~具勃起,像蝎尾一样挺翘傲立。

九名女子云鬓散乱,长发披肩,玉体横陈。隐约可见下体温暖湿润,微微开合,颜色红嫩诱人。

男女们将床褥在地上铺开,交错躺下。开始像九对虫蚁一样交欢,身体蠕蠕而动,各人使出拿手绝活、奇技淫巧尽数呈现在道人手掌之上。

宋生正在聚精会神的观看,道士突然伸出右手,一只七八寸高的恶鬼从道士手中腾空而出,跳到道道士左掌之上捉住正在

以下为付费阅读内容

媾和的男女一一吃掉。

一条条粉白娇嫩的人体都落入恶鬼口中,鲜血肉糜流了满脸,咀嚼间将骨肉都吃尽了,继而伸长了脖子将一十八具骷髅骨吐落在地。

恶鬼从腰中掏出一条绳索将骷髅头串好系在脖子上,纵身跳入道士的袖子中消失不见了。

道士笑着对宋生说:“这场做爱的戏你看着还尽兴吗?”

宋生问道:“这些都是什么人?”

道士说:“都是和你一样的,想用采阴补阳之术延年益寿之人。”

宋生又问道:“那恶鬼叫做什么名字?”

道士道:“那恶鬼名字唤做尺郭,是淫魔。修仙之人需要清心寡欲,才可延年益寿。一但想在肉欲中求仙,就会生出淫魔,到时不但不能延寿,反而会提早丧命。你可见过炼丹求长生的人,有拿春药当续命丹来吃的吗?”

宋生听后幡然醒悟,跪在地上请求道士指点修仙的方法。

道士说:“我并不是神仙,怎么教你呢?”提笔留下十六个字,飘然而去。

宋生一看,纸上写着:

“内火不生,外火不煎,以水济火,是以永年。”

宋生从此之后遣散了家中的所有的女人,潜心钻研道家正宗的心法道理。忽然有一天似有所悟,离家入山,踪迹全无。

三十年后,在零陵的集市上,有卖“顷刻花”(说仙家可以在一会儿工夫酿成美酒,也能在顷刻间使花枝现蕾开花)的人,样貌举止,酷似宋生

谐铎 》说:当年黄帝道访崆峒山,神仙广成子曾指点他说:“不使身体过度操劳,不使精血过度虚耗,不费尽心机追逐名利,方可以长生不老。”

后来黄帝在鼎湖成仙,也是因修身养性,在清净中修行之故。和女人交合可以成仙的说法,是给黄帝炼丹的方士们编来欺骗 汉武帝的说辞。想用美人当续命仙丹的那个人,现在又在哪里?早已埋入茂陵了,后悔莫及!

【原文】

“黄帝御三干六百女而成仙,”此说见于道书,后人祖为采战之术。商邱宋生,好长生诀。或以彩阴补阳之说导之,生大惑。广置姬妾,日夜嬲战。

一日,与雏妓迭股榻上,有道者直诣榻前,生叱曰:“何来野道,闯入我室,窥探房帏私事。”道者笑曰:“男女大欲,王者不禁,何讳言也?”生怒不解。道者曰:“君如欲观,请于掌上布横陈之戏。”生诺之。

道者即开左掌,大如葵扇,排列合欢牀九张,仅寸许。海红帐低垂末卷。银钩戛响,细如碎玉。闻帐中孜孜嬉笑,云雨声约略可辩。俄,中央一帐,左角半启,伸女子莲钩一捻,虽小如虫臂,而鞋衬膝衣具备。右首一帐中,小语曰:“卿勿效彼娇惰,且抬上玉山,试看两峰高并也。”又一帐中,格声微笑曰:“好个强作解事,腰下芙蓉枕,要他作闲客耶?”又一帐中曰:“汝等看庐山真面,故举趾欲高,似我横看成岭,侧看成峰,岂不游行自在!”又一帐中曰:“偏师横捣,毕竟压股欲断。何如我背水阵法。”四帐中,纷纷聚讼。而左首者,悄然不语。中央一男子,赤体下牀,揭其帐视之,尽白藕勾肩,丁香塞口,因拍手笑曰:“病渴几消受华池津液,无怪其半舌不展也。”右首者闻之,争来强曳曰:“鸿沟各据,有何意味。且互张旗鼓,以决背城一战。”于是各曳女子下牀,九男子一丝不挂,翘其具,锐于虿尾。九女子散发裸裎,红巾罅裹,阴沟渥丹,开如半椒。竟撤牀褥,铺百花毡尺许,交错而卧。似九对虫蚁,往来蠢动,逞巧献技,尽效道人掌上。

生正凝眸谛视,道人瞥开右掌,一恶鬼约八九寸,腾跃而出,竟登左掌,连捉而啖。条条粉胶,蜿蜒齿颊间。咀嚼移时骨肉都尽,继探喉一吐,十八骷髅,纷纷堕地,出腰间索贯之,如牟尼一串,悬于项上,投道人袖中而没。回视双掌,了无一物。道人笑曰:“横陈之戏,君观之乎?”生问:“若辈何人?”曰:“皆如君等,以采战求长生者也。”问:“恶鬼何名?”曰:“此尺郭,即淫魔也。仙家以清心寡欲,得臻上寿。若于欲海中求仙,淫魔一起,非以求生,实以丧生。君几见九转炉头,尽炼春恤胶为续命丹哉?”生大悟,拜求仙指。

道人曰:“我非仙,何能授汝。”书十六字示之,拂衣而去。生读之,曰:“内火不生,外火不煎,以水济火,是以永年。”生自此摈去姬妾,究心元门正宗。一旦弃家入山,莫知踪迹。后三十年,零陵市上,有卖顷刻花者,仪容举止,彷佛似之。

铎曰:昔黄帝访道崆峒,广成子曰:“无劳尔形,无摇尔精,无俾尔思虑营营,乃可以长生。”然则鼎湖仙去,亦从清静中来也。御女成仙,乃文成五利辈借以惑汉武帝者。美人度厄神仙药。今安在哉?荗陵风雨,悔之晚矣!

暧昧帖

专业开车20年,您值得信赖……

发表评论

*

*

*

code

Protected with IP Blacklist CloudIP Blacklist Cloud